清清大学女孩儿也疯狂

清清大学女孩儿也疯狂 口述:老婆把初夜给了他男同事导致我对她裸体都没性趣   刘菲是我的部门经理,30出头,人不但漂亮而且才学俱佳———在成都这个人才济济的城市,在我们这样的外资公司里,能做到中层管理人员位置的,都绝非等闲之辈。我在她手下干了半年,十分尊重这个能干又美丽的女上司。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让我始料未及。  起先我只是偶然发现,当我和刘菲单独相处时,她看我的眼光十分暧昧。我怀疑是不是自己感觉出了问题,她是个结了婚的女人,我也是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少妇,人家怎会对我有非分之想?而且,以刘菲秀外慧中的外貌和气质,她也不会把自己当作A片主角吧?  让我难堪的事终于来了。那天下班后,我到公司的淋浴间洗澡———像我们这样的外资公司,为保持员工形象,大都设有淋浴间。那天,淋浴间里只有我和刘菲两个人,我在拿沐浴液的瞬间,突然发现刘菲正盯着我的身子发呆。我的脸一下红了,忙转过背去假意让喷头冲自己的脸。忽然之间,我感觉一对乳房贴上了我的后背,一双白皙柔嫩的手从我身后搂过来。我听到刘菲在我身边低语:“好漂亮的身子啊!”顿时我像遭了电击,窘得不知所措。我又羞又惶恐,一面努力挣脱一面说:“你这是怎么啦?刘经理,别这样开玩笑好吗?”刘菲的手一松,我连忙脱开了身,几下把自己擦干,哆哆嗦嗦地穿起衣裙,逃也似地离开了浴室。  有了第一次,刘菲对我的异常举动接踵而至。她有时借口谈工作,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我低头看她给我的文件时,发现她正失神地盯着我的胸部看,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把衣领往上抬抬。但她一点没有收敛,有时还趁四周无人,伸手摸我身体的某个部位。我只能软弱地反抗:“刘经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我无力的抵抗丝毫不起作用,反倒像鼓动起刘菲骚扰的兴趣一般。难堪的次数愈发增多,我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成了刘菲袭击的目标。  来自同性的骚扰使我哭笑不得,更多的是羞辱和烦恼。起先我正告过刘菲两次,似乎起了点作用,但两周过去,刘菲见我没别的招数,就恢复了在浴室里对我动手动脚了。而且她总是把机会瞅得准准的,经常是只要我一人在公司女职员的浴室淋浴时,她准到。一次她甚至附在我耳边说:“就让我们保持这种亲密关系,不好吗?”我大惊失色:“这算哪门子事啊!”  碰了软钉子后,刘菲在工作上自然不会给我好果子吃。因工作失误被上面接连责备了几次,我心里委屈得跟什么似的,回家后自然是心事重重。  莽丈夫出了个馊主意  晚饭时,见我满腹心事饭也吃不下几口,丈夫杨岩关切地问我哪不舒服。我吞吞吐吐地道出:“有人性骚扰我。”杨岩一听,一下暴怒起来:“我叫你不要穿性感的衣服嘛,没有臭鱼腥,哪来烂苍蝇?你说说,在哪里骚扰你?”我答在办公室还有淋浴间。“咚”,杨岩一掌打在饭桌上,吓人一跳。“谁?老子找人把他给做了!”我说:“是我的上司刘菲,是个女的。”  杨岩一听满脸困惑,随后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我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杨岩,你老婆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也不给人家拿主意!”  杨岩好不容易止住大笑:“你呀,也该把话说明白嘛,我还以为是男色魔呢,居然是个漂亮女人对你动手动脚……这也说明你有魅力嘛,连女的都想尝一口!”我更气恼了:“你不帮就算了,风言风语干什么?”杨岩贫嘴道:“你老公我顶天立地,如果是个坏小子,我不出手就是在地上爬的!可她是个女人,关什么事嘛?算了,吃饭,别把自己给气坏了。”   难过了一夜,次日我又晕乎乎地去上班。想了点办法,我终于得知了刘菲丈夫的姓名、单位及电话。这天晚上,我偷偷到电话亭拨通了刘菲家里的电话,那边一个男人接了电话,刚说了声“喂”,我却连忙放下了电话,如此反复几次不敢开口。弄不好她丈夫还以为碰到了个疯子呢!一个漂亮少妇骚扰另一个漂亮少妇,谁信?有谁看见了?谁能替我证明?  这种事给年迈的父母说不得的,他们的心脏经不住刺激;而外资公司通常不管员工的私生活,况且我也不愿失去这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这种事一旦传开,弄不好两人都得被炒。可刘菲对我的骚扰有增无减,有一次她甚至轻声告诉我:“新月,我真的好喜欢你!”  怎么办?杨岩是我丈夫,却不肯向我伸出援手,哪怕是出个主意。  当夜,我开始拒绝和杨岩亲热,杨岩求爱不成气呼呼倒头便睡。冷战持续了两周,杨岩终于忍不住了,涎着脸来纠缠我:“你这都是怎么了,还在想着那个叫什么菲的不成?”听我“嗯”一声,杨岩想了想说:“唉,你一定要我拿主意的话,我就给你出个绝招!”  “真的?”我一下紧搂住他的脖子。杨岩一字一句地说:“以毒攻毒,以骚对骚。”我“噗哧”一声笑了,细细一想,丈夫的话还真有道理,我主动去对付刘菲,没准倒把她骇退了呢。她是中层管理人员,闹出去大家都脸面扫地,她比我还怕。  说干就干。我第二天便去剪了头发,短短的,像个愣小子;又买了两套偏深色近似中性的服装和两双有铜钉的靴子,走在人面前十足一个“男人婆”。为了增强效果,我学会了抽烟,整个公司的吸烟室只有两个女的在里面吞云吐雾,一个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一个就是我。我的新形象顿时令公司的人刮目相看。  我暗暗观察刘菲的反应。自打我形象大变后,她就不敢碰我了。一天晚上,我在公司淋浴室又与她不期而遇,当时只有我俩,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过了好一会儿,居然什么事也没有,我安然无恙,刘菲反倒将身子背过去了。我一乐,这下好了,杨岩的主意果然不错!我横下心来,勇敢地朝刘菲靠过去,决心实施杨岩的“以毒攻毒,以骚对骚”之计。我伸出双手从后面偷袭了刘菲的胸部,还故作娇羞地说:“菲姐,你的身材好好啊!”出乎意料的是,刘菲却像触电一般,红着脸快速躲开了。  当晚,杨岩听了我的讲述后乐得合不拢嘴,说:“你还敢说我是莽丈夫?”我乐了,表扬他还挺有脑子的。  接下去我打算乘胜追击,彻底治住刘菲。我利用一切机会,只要旁边无人,便主动对刘菲动手动脚。刘菲有鬼在先,不敢声张,开始躲闪,直到最后半哀求半命令:“新月,你玩够了没有!我可是你的上司。”我只好讪讪地住手。  到此,我被刘菲性骚扰的事情终于结束,生活又可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了。 我对她的憎恶变成了满腔同情  然而,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我的心又被另一件事情搅乱。那天上午10点,公司召开紧急会议,气氛异常紧张,高层突然宣布解除刘菲的部门经理职务,贬为普通职员。我猛地一惊,一股冷气从脚心直冲脑门。糟糕,肯定是刘菲骚扰我的事情被踢爆了!恐怕我也在劫难逃。但公司方面的解释很快让我放了心:刘菲被解职的原因,是她近段时间在工作上接连两次出了大错,导致公司蒙受严重损失。   回到家里,我把刘菲的事跟杨岩讲了,他的反应只有两个字:“活该。”然而我却没有他这么痛快。睡到半夜我猛然醒来,想起刘菲,她欲哭无泪的脸在我眼前挥之不去。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闪电般划过:刘菲被解职其实与我有关!她工作出错的时间,正是最近两个月我对她进行猛烈反骚扰行动的时候!我这样想着,不安和内疚瞬间涌过心底。  第二天一早,在公司走廊碰到刘菲时,见她一下老了许多,没精打采的,连妆都没有化。到了中午,我正巧听见两个女同事在茶水间里绘声绘色地嘀咕刘菲的丈夫同别的女人亲密进出咖啡厅的情景。我平常对这种搬弄是非的女人最见不惯,于是制止道:“不要这样无聊好不好?人家都那样了,亏你们还说得出口!”没想到话一出口,惹火烧身。那两个女人矛头一下对准了我:“你为啥要帮她说话?你俩的丑事别当我们不知道,一对女同志!”我血往上涌,“啪”地甩手就给了那女人一耳光。  事情闹大了,我想我在公司的位置恐怕保不住了。所幸我遇到了一个善解人意的老板。公司副总兼人力资源部主任芬妮女士是香港人,新近刚从广州调来成都分公司。在其力主下,公司把那两个“是非精”解聘了。芬妮女士在员工大会上解释说,公司不能容忍这样搬弄口舌的人。而我则受到了口头警告。听见这一结果,我瞥见刘菲长舒了一口气,向我投过来欣慰的目光。我也投桃报李,报以浅浅的微笑。  人在面临困境时,一丝同情的目光都是那么珍贵。当我和刘菲四目交投的瞬间,一种从未有过的依恋、互助、好感诸多成分并杂的感情在我心中交织并膨胀开来。  然而刘菲的后院却起了火,她的丈夫真的在外面有了人,找到这个借口,要与她离婚,甚至跑来公司找到芬妮大吵大闹。刘菲自知在公司待不下去了,很快递交了辞职信。  走的那天,她特地把我叫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拉着我的手哭了:“新月,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见异思迁,背信弃义。我老公就是个标准的双面人,表面对我好,其实不然,刚结婚不久就在外面有了女人……”“算了,”我安慰她,“都过去了,你还是尽早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吧。”刘菲猛地抱住我,呓语般说:“好妹妹!只有你理解我。”我也感动得眼里热乎乎的,头一次主动拥抱了她。 我的心为她而疼痛  刘菲转眼走了一个月,我偶尔会想起她,不知她过得怎么样,她还好吗?我常常想到她临别时说的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心有感触。是啊,有哪个男人是好的呢?刘菲说得一点没错,他们贪新厌旧、见异思迁、看到漂亮女人就往歪处想,那都是由他们男性的本质决定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抬眼瞟了瞟正架着二郎腿看报纸的杨岩。如果全世界的男人都不老实不正经,难道我家这个会例外?除非他不是男人。  从此,我无端地怀疑起杨岩来。他弄不好也是个双面人呢,装得豪爽大度,其实心细如发,诡计多端,比如他给我出的“以骚对骚”之计,就颇为毒辣……越看杨岩,我越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我开始暗暗留意杨岩的行踪,还偷偷检查他的手机来电和短信。  晚上看电视时,只要杨岩把穿着袜子的脚一蹭上沙发,我就像着火似地嚷起来:“哎呀呀,臭死了,你有几天没换袜子了?”杨岩愣了:“嫌我脚臭?我一直都这样啊,你也用不着像被踩了尾巴那样尖叫嘛。”我不甘示弱:“谁的尾巴被踩了?你们臭男人才有尾巴呢!”我趁机把心里积压已久的怨气通通发到杨岩身上,就好像刘菲的遭遇是杨岩一手造成的一样。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不再是他的妻子,我只是在替所有女人打抱不平,出口恶气。  渐渐地,吵架成了我们的家常便饭。一吵起来,彼此尽拣剜心的话来说,回数多了,自然我们的家庭“性”福生活荡然无存。有时停战几天,勉强亲热时,我不是嫌他口臭,就是嫌他脚臭,要求他每天洗澡,每天洗头。好多次他耐着性子洗完,我还是嫌他全身都有股汗臭。杨岩终于忍不住骂起来了:“我都快得洗涤强迫症了,你还要怎么样?”我才勉强应付他一回。但在体位选择上,我忽然说:“凭什么次次都是你占上风?不行。”这天晚上我硬是占了支配地位。   一天,芬妮女士把我找到办公室谈话,大意是外资公司决不管员工的私生活,但也要以不影响工作为前提。她顿了顿告诉我:“刘菲的性取向是她个人的事。她曾经有个双胞胎妹妹在17岁病逝,从此刘菲的性格就有些变异……说了这么多,我是希望你不要带着不良心态来工作。对了,你和刘菲还有来往吗?”“没有。她离开公司后的情况我一概不知道。”我说。芬妮点点头说这样最好。  对刘菲,我其实早就不恨了,眼下芬妮的解释更增添了我对她的同情。但芬妮对我的告诫无疑是有道理的,我不能因为这份同情而把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拖下水去。那以后,我开始做许多修复夫妻关系的努力,我和杨岩的关系确实有所改善,我还连续两个月成了公司的上榜先进。  可事情偏偏不如人愿。大约半年后的一个晚上,杨岩加班,我在家看电视,突然接到刘菲的电话。原来她辞职后就离了婚,目前在一家超市上班。听到她的声音,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满心酸楚。放下电话,我赶忙打了一辆的士朝刘菲租住的地方飞奔而去。  一见面,我们两人的眼里都有了泪光。见刘菲气色好转,人又恢复了靓丽,我衷心为她高兴。她告诉我,目前她在这家超市职位平平,薪水也不到原先的三分之一,但她觉得一个人生活很好,很平静……  时间不知不觉已过深夜12点,该说再见了。走到街边的路灯下,刘菲突然拉起我的手,欲言又止。我笑了:“菲姐,你再这样恋恋不舍,天都要亮了!”说完我朝她挥挥手,转身大步往前走。走出几步远,她忽然在背后喊我。我回头望着她。“新月,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她嗫嚅道,“你来见我,不怕别人说我们是同性恋吗?我现在工作的超市有人听到风言风语,好多女同事都不敢跟我来往……以后我们还是别见面了,免得你老公误会,我这也是为你好……”  我愣住了:“菲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她突然哭了:“以后别来找我了!我过两天就搬家!”说完一边哭一边往回走。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感觉一种钝钝的疼痛,从心底无声地漫上来。  这时,一辆的士无声地靠近。我招手上车,摇下车窗,让风吹干我满脸的泪水。  黑夜里,的士载着我往家的方向飞奔。我再没有回头。